又有136名研究生被退学!今年多所高校清退“失联”学生,让“混日子”一去不返 教育

  • 时间:
  • 浏览:3
  • 来源:哈尔滨理工大学教务在线_哈尔滨理工大学教务在线_北林教务处文正
阅读模式 又有136名研究生被退学!今年多所高校清退“失联”学生,让“混日子”一去不返 日期:2019年12月02日 13:22:03 作者:本站编辑

近日,延边大学发布公告

对该校136名研究生送达退学决定书

原因是“超过最长学习年限”

其中,博士14名,硕士122名

有人入学近15年都没毕业

从被退学学生名单中看,最早入学的为2005年,入学近15年都没毕业。

还有一位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学习世界史的博士被退学,2006年入学,今年53岁。

“这么大规模清退学生,还是第一次”

《研究生退学决定公告》中提到,延边大学2019-2020学年第一学期研究生学籍管理工作中发现很多研究生存在学习年限届满未毕业或结业的情况。

该校人文社会科学学院办公室表示,“这么大规模清退学生,还是第一次。”

工作人员在接受电话采访表示:“有很多学生都是没有办理退学手续,就擅自离校。没有向学校报备,半道儿就不念了,消失了……这其实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我们今年一次性把历史遗留问题一起处理了,这些问题其实早就该处理了。”

“挂在网上的,基本都是联系不上的”

当记者询问学生联系方式时,工作人员说:“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如果我们可以联系到这些学生的话,我们就会跟他们联系,让他们过来办手续了。”

“此前,各学院和学科都联系过一些超过最长学习年限的学生,让学生自己到学校来申请办理手续。现在挂在网上的基本都是联系不上,或者学生不愿意来的。”

在《研究生退学决定公告》中也提到:对于超过学习年限的研究生,学校通过学院和学科通知学生办理退学,但仍有部分研究生没有办理相关手续。因此,研究生院决定对上述学生采用公告方式送达退学决定书。公告期为60天,自2019年11月21日起至2020年1月20日止,公告期满视为送达本人。

多所高校集中清退学生 复旦大学有12名研究生被退学

复旦大学研究生网发布《2019至2020学年第一学期研究生退学决定公示(第一批)》称,部分研究生存在学习年限届满未毕业或结业的情况,决定对上述情况研究生予以退学处理。

河北体育学院退学处理40名学生

据报道,今年6月18日,河北体育学院官网发布对40名学生做退学处理的公告。但有学生认为学校擅自给自己退学太粗暴,进而开始维权。

据公告显示,40名学生因长时间未参加学校规定的教学活动,也未办理相关手续,或因休学期满未返校办理复学或退学申请,根据《河北体育学院学生学籍管理规定》(修订稿)第四十九条之规定,按退学处理。

公告还注明:“现通过河北体育学院教务处网站予以公告,请40名学生在2019年7月3日前到学校办理退学手续或提出异议。如未在公告期内到校办理退学手续或提出异议,无论是否返校办理相关手续,学校将于公告期满次日对40名学生做退学处理。

广州大学对72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

今年3月,广州大学72名研究生在学校规定的最长学习年限(博士7年、硕士5年,下同)内未完成学业,学校决定对这72名研究生作退学处理。

西南交通大学退学处理超期研究生

同月,西南交通大学对于“超出最长学习年限且未提出结业申请”的2012级博士研究生(含留学生)和2014级硕士研究生(含留学生),拟按学校相关规定的要求进行退学处理。

华中科技大学对18名本科生进行处理

华中科技大学曾对18名本科生进行处理,一夜之间“本科变专科”。而湖南环境生物职业技术学院学业成绩未达要求的22名学生,悉数被处以退学处理,另外40名学生留级。

深圳大学对317名研究生进行退学处理

据该校官网发布的消息,在被退学的317名研究生,其中未注册218人,学习年限超期89人,成绩不合格10人。

据报道,2018年,深圳大学研究生院退学硕博132人,有74%原因是因为学位论文不过关无法毕业,主要以硕士为主。

具体而言,2018年被退学的132人中,未注册退学有34人,学习年限超期退学有39人,学业退学4人,个人申请退学55人(其中27人学习时间达到最长学习年限)。

要让学生混日子一去不返

教育部教育部高等教育司司长吴岩曾表示,现在有学生不对自己负责,不对家长负责,不对社会负责,他就应该付出自己应有的代价。要让一部分学生天天打游戏、天天睡大觉、谈恋爱这样的日子一去不复返。

中国的高校一直被人诟病是“严进宽出”,高考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进入大学便可高枕无忧坐等毕业。“宽出”表面上看是让高校学生从繁重的学业压力中摆脱出来,得到了“解放”,但其实是在“害人害己”。高考时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进入大学便可高枕无忧坐等毕业。“宽出”表面上看是让高校学生从繁重的学业压力中摆脱出来,得到了“解放”,但其实是在“害人害己”。

“严进宽出”的管理体制之下,部分大学生度过了看似轻松却很“颓废”的4年,不仅专业知识没学到位,还形成了懒惰散漫的习惯。如果学无所成必然导致就业、升学处处受阻。

这样的结果,对于曾经寒窗十几年的大学生本人以及含辛茹苦的家庭来说,恐怕都难以接受。最终那些“严进宽出”的高校声誉也会受到影响。等到这样的大学生毕业了,企业单位满怀期待,招聘来的大学生却这也不行、那也不会,对整个社会都是极大的损失。

大学“严进宽出”,必然带来很多隐忧:为了让学生能顺利毕业,考前划重点、开卷考试、作弊、“水课”送学分等现象层出不穷,“清考”人数一届多于一届。最终导致学风每况愈下,教学质量堪忧,“毕业即失业”现象多发。

无规矩不成方圆,无论是从学生个人、高校还是社会出发,都应该不断加强管理,让大学生们在一个严肃活泼的环境下茁壮成长。从提升教学质量、加强学风建设的角度来说,正在创建“双一流”大学的高校们应该起带头作用。在此过程中,如何注重学生的差异化成长,引导学生形成有效的学业规划和职业生涯规划,也是摆在各大高校和高校教师面前的一个课题。

事实上,国外高校尤其是一些名校,“严出”才是通行做法。美国一些名校的本科学生淘汰率甚至超过20%。只有把好“出口”,才是对社会负责的表现,才能倒逼学校提振学风、学生加强自我约束。当大学“严进严出”成为常态,才能真正实现高等教育质量的提升。

编辑:储舒婷

责任编辑:唐闻佳

来源:长江日报、人民日报、各大学官网

猜你喜欢